导航菜单

清风读诗 - 一品刘庆霖诗词

?

%5C

%5C

[血液读诗]

一品刘庆霖诗词

读林青先生的作品,一种令人敬畏的气氛。 “如果我出生一千年,我会邀请你在晚上与警方交谈。” (《观兵马俑》)战略和雄心正在形成。 “双手捧着金色的鞭子来设置傍晚的风,并命令移山。现在我是石天子,控制着湖南的万峰。” (《题张家界天子山》)只是指着山脉和数千英里的胜利。 “玉的顶部在雾的顶部,峰的大小在膝盖之下。坐在松树前的石头上,叫红太阳看我。” (《泰山观日出》)诗人的疯狂,看到了丛林中的坚定。

清林先生的作品也缺乏刚性的柔情。他的温柔与她母亲的温柔不同。 “口哨的密码传呼,林飞周围的虚拟寒冷的鸟。秋山只是褪去了军队的颜色,白雪首先玷污了战士的眉毛。” (《北疆哨兵》)用简短的叙述来描述,而不是一个表达情绪起伏的词。简单的二十八个字来自这位退役士兵的笔,这似乎是一个深刻的词。一遍又一遍地阅读,好像镜头一遍又一遍地播放,场景是真实的,情绪即将来临。 “我为自己做了这样的事情,我很高兴我死了。” (《红豆吟》)看到蝎子的真相,情感不是隐藏的,心脏在滴水,它也是男人的侠义。

与其他诗人不同,林青先生的作品是他诗意扩张的光环。传达不同感官的感受,利用联想引起感情转移,感受写作的感觉,使图像生动,新颖。在通感中,颜色似乎有温度,声音似乎有一个图像,而温暖似乎有重量。先生的工作在使用通感方面是独一无二的。我最喜欢的诗之一,“看着心脏的核心,满足手指的痛苦。” (《送于德水之日本》)我认为它会引起很多人的共鸣。情况就是这样,月亮和风的形象很常见。然而,这位绅士使用普通的表达方式来使用不寻常的表达技巧,例如“寻求残疾”和“抓握疼痛”,这些技巧赋予了月亮和风的生命和情感。也就是说,现代散文的意义和现代诗歌的简洁性,也是先生一直倡导的诗歌思维的典范。

%5C

我经常读清林先生的绝句和押韵,偶尔也会看到小订单。最近我读了两个我丈夫的《水调歌头》,这让我觉得平日里的一句话。两部作品,一部是为了祖国的感情,一部是为了军事情感,是清林先生从生活中的精致。在使用代码时很少看到朴先生和白色文本的亲密和触摸,因此阅读它并不是不可阻挡的,流动是顺畅的。使用散文诗的语言,它在这里构成,它包含新鲜的情感,并在气氛中有光环支持。

《水调歌头思故乡》:

本是故乡子,载在他乡。乡愁清瘦肥硕,变化总无常。记得蛙声夜话,萤火三更初夏,池畔落花香。两遍母亲唤,一盏豆灯黄。

梦已杳,人渐老,路偏长。井仍在背,山高水阔正茫茫。也有青峰陪坐,也有溪流伴我,只是怕思量。何日眼前水,忽作黑龙江。

开始很简单,文章的思想就是全文。 “乡愁薄而胖”是诗歌的笔。 “记忆”的场景是对乡愁的解释。有场景,人物和感受。它被“记住”,令人难以忘怀。三排薄膜是简单而自然的熨烫。 “井还在后面”,这个成语“不太富裕”,但有多少流浪者心痛。这部电影的回忆令人难以忘怀,影片的现状是“害怕思考”,一些男士的软香肠被送往斯里兰卡。一结“凡眼前的水,突然发黑龙江”。东北人的气氛层层叠叠,不膨胀,简单而深沉。

%5C

再看一下《水调歌头冬日大兴安岭送复员老兵》:

人去岭空瘦,瘦岭抱长河。河心长满冰雪,封冻一川歌。雪地鞋痕成串,旗角风声零乱,树上挂空窠。几个界碑字,仍被落霞磨。

熟身影,归故里,入烟波。也当欣慰,骨肉从此聚时多。 今夕青峰远去,明日江河重组,回首亦巍峨。且听起床号,吹亮大山窝。

从流线型的顶针技术开始,并使用散文诗的句型来布置场景。不是老将,不是经常派遣退伍军人的军事诗人,不能创造这样的情况。唯一的一句话,爱也是。 “夏还在捣毁几个边界词。”静静地站立的边界支柱是仍驻守的边防警卫。边界支柱上的字是战士的精神和灵魂。 “它仍在被粉碎。”这是捍卫者的安慰和退休人员的不情愿。

这部电影经过处理后发送到其他场景,下一部电影在回国后送给老将的期望和祝福。只有相同的军事人员才知道这是国家孝道的痛苦。 “回到家乡”,“当你高兴的时候”,“当你收集更多的东西时。” “今天晚上,清风很远。明天将重组江河,他们会回顾。”退休的服务仍然没有下降,即使河流重组,它仍然是崔丽丽。 “听听床号,炸掉大山窝。”唤醒号码是军队在空中的地方,灵魂的灵魂凝聚在一起。 “公鸡唱着世界”,军事号码响亮而响亮!这是中国军队在新时期的体现,充满活力和毅力。

林青先生很严谨。虽然他是第一个跟随水声的人,但他做了足够多的功课。 “前后两部电影的两个六个字的句子,比韵的叶子更多。”这一点,一般的作者没有注意到,只为四个扁韵中的每一个。绅士的两个水域,上下电影的四六句话,都是叶玉云。增加了写作难度,增加了作品的节奏。

%5C

三年前,诗人给了我一套《刘庆霖作品选》(诗集,理论卷),我研究得很好。近年来,我很幸运地听取了刘庆林先生在几个国家诗歌活动上的讲座。孟江先生也多次推荐清林先生的作品,这意味着他的作品气氛和霸气,可以称之为主导诗歌。重读他的诗歌和诗歌理论已经受益匪浅。我感受到裴庆林先生作品的光环,气氛和正义,并让这篇笔记考虑我未来诗歌的方向。

最初发表于2019年《湖北诗词》第一期

%5C

刘庆霖简介

刘庆霖,黑龙江省密山市人,1959年出生,曾任某部政委,上校军衔。退役后,历任《长白山诗词》副主编、国务院参事室中华诗词研究院《中国诗词年鉴》执行副主编。现为中华诗词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、《中华诗词》副主编,著有《刘庆霖作品选》(诗词卷、理论卷)等。

%5C

评者简介

张金英,网名南国英子,笔名英子。知名诗人、诗评家。曾担任全国诗赛评委并点评获奖作品,现为中华诗词学会教育培训中心高级研修班导师、海南省诗词学会副会长兼会刊《琼苑》执行主编、《中华诗词》《诗刊子曰》特约评论员、中华诗词论坛高级评论专员、“中华诗词论坛江淮风雅”首席顾问、云帆新媒体平台诗词编审。

%5C

声明:

作品由提交作者提供,并负责。欣赏不会归还作者。有些图片是从网络传输的,仅用于欣赏,交流,分享和使用。图片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如果版权所有者有任何异议,请与编辑联系以删除。